谷歌在未来UI上的豪赌:“读心”的互动设计
编辑:admin
字号:A-A+
摘要:谷歌在未来UI上的豪赌:“读心”的互动设计,谷歌的设想是,一些来自于机器学习的算法将可能被用于我们的穿戴式设备上,让我们的行动、愿望和日程安排的方式都更加靠谱。

导语:谷歌的设想是,一些来自于机器学习的算法将可能被用于我们的穿戴式设备上,让我们的行动、愿望和日程安排的方式都更加靠谱。

上周的I/O大会上,谷歌没有在其整年来最大胆的产品Android Wear的发布上着墨太多。它是智能手表和谷歌眼镜的系统,故不会是一个智能手机界面的简化版。相反,它将会像猛兽出山一样,核心体验极大地依赖于Google Now。Android Wear的用户界面设计将不会把一排程序图标在屏幕上排好队;相反,它将会像是一系列的卡片一样,每个都由你当下做的事情所触发。

谷歌所吹捧的一些交互有:当你准备动身去机场时,你的手表应该有一叠卡片告诉你交通如何,你的航班信息,和你的宾馆地点;或者显示由Trulia提供的卡片,当你驾驶在城市中时,附近有打折的消息会通知你;或者会告知你,你加入到Pinterest的东西在附近的商店可以买到了。

关键的是,这些指令都不需要你明示地指出,它们只是显示在你的手表上。并且,如果你需要其他的东西,你只需大声说出你的命令,不论是创建约会到日历里,还是给朋友发短信,亦或是查查你在听的歌曲的名字。

这些服务的提供都是为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设下的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而生:上下文理解运算(译者注:可意译为“情境感知”)。或者,如Hayes Raffle,谷歌的互动研究主管所说:“运算应该是短暂的隐在后台。世界即体验。一个产品的体验不应该和世界争宠。最好的情况是,它可以根据你当下的环境提供及时的信息。我们的目标是创建尽可能短、尽可能快的体验。”

当前的缺陷:开发中的新平台

当下唯一的问题是,体验看起来还是很糟糕:Android Wear默认的太多设计还是将手机上的东西直接照搬来。智能手表这样的做法仅仅是因为这样会使手机到手表的过渡更连续。Wired办公室的早期用户汇报说,Android Wear在有新信息时会一直滴滴叫。如果你想把哪个软件静音,比如电子邮件,你会将其彻底静音——而不是在重要信息出现时发出声音。

简而言之,要让我们的设备能够完全凭借自己发现我们此刻最想要的东西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。还是那句话,谷歌在用户体验成形之前就靠直觉放出产品,目前来看还真是差了很多深思熟虑。

比如,提到这些问题,你会问为什么Android Wear UI 不从一开始就让人适应呢?先显示几条通知,然后让用户更多地参与进来,渐渐感受它可能的运作方式。这种适应性UI在某些情况下,就像我们教用户学习一个新功能时,是完美的。

此外,设备似乎没有充分利用它们的设定:当你在电脑或手机旁边时,你的手表绝对不应该提醒你来邮件了。设备就应该各司其职嘛!反之,要遵循这种微妙的逻辑。

使用手机和电脑时,手表的什么通知会让你工作更简单一些呢?什么通知足够盘踞方寸之间,但提供给你的信息已经足够?这些情况下,一个这样写的通知,“最近2小时内你没有收到任何重要邮件”可以为你省下看手机的时间。这终究会成为Android Wear的真正目的。

但是Android Wear至少提供了未来UI设计的走向。一方面,谷歌正利用其自然语言算法来建立口语intents(译者注:可用于触发安卓事件、完成软件所需任务的一个传递信号)库,例如从想知道去食杂店到想记笔记。他们要求开发者告诉他们任何想部署的其他intents。还有更有意思的,谷歌也在创建一个可供软件开发者使用的,通过Android Wear触发的事件。因此,一个软件的通知可由以下所有的组合触发:位置,事件,日历事件,动作状态(行走,骑自行车,驾驶),和周围设备。

谷歌是唯一一家将这些因素组合得当的公司。苹果以顺畅为豪,交互也让人愉悦,可他们好多年都没有发明由用户数据引导的引人注目的产品套装。正如我以前所指出的,用户数据是用户体验新纪元的魔力成分。

全新的领域:应急设计

谷歌的设计副总裁,Matias Duarte,坐下来和Wired探讨这种互动设计的新时代。当我们从这个新发现问到上下文智能,他不太能记得清在谷歌这种想法的起源了。比较而言,他说,融合多种谷歌产品到可穿戴元素中,让它们变得有用,这是一个自然演进。它当时对表现出这种想法的新设计很感兴趣。

“这是个人们都没怎么想到的新工具,”Duarte对Wired说。“而且你不能预知的事情,我们设计的系统却可以做到。”

显然,一些来自于机器学习的算法将可能被用于我们的穿戴式设备上,让我们的行动、愿望和日程安排的方式都更加靠谱。

但Duarte指出,这需要设计师能够更加天马行空:他们不久就会遇到针对特定情形的新产品时要处理的任务。“上下文作为一门学科,将可以使我们为偶发事件设计方案。就像先学用油会话,之后使用水彩。绘画讲究画龙点睛。而你就得匠心独运。”就像游戏和电影一样,做出决定的总是人工智能,而不是程序员。编配师(译者注:编配是计算机科学的概念。它所描述的是复杂计算机系统、中间件和业务的自动化的安排、协调和管理)形容设计师则再好不过。

当然,在不远的将来,Android Wear还有几大挑战要被解决。比如,你是否真的能将一系列传感器的读数精确地直白地转化为无缝的、上下文感知的互动吗?或是人们在不同的时间,想以不同的方式获得上下文—以至于笨到要将我们的需求映射为“如果—那么”(译者注:程序语言中的条件语句if-then,如果条件满足,那么执行动作)的逻辑?设备做出比仅仅符合逻辑的决定更好的事情,还任重道远。这些事情如要有用,还要引人注意。这个标准特别高,不过在指望穿戴设备把我们从使用手机中解脱出来之前,这个标准可以说是一个前提。

via wired,趋势网编译

作者:小编 来源:创业邦 发布于2014-07-31 14:44
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:
您可能喜欢的文章
热门彩票阅读